陈奕迅很久没收入蝉鸣大觉山

2021-10-28 13:08 | 已有502条评论

1

资溪大觉山,那深邃的绿让从北方而至的人一时惊羡无语。

因为一路也都是在绿色的田野里穿行,正是晚稻抽穗的时节,从火车旁掠过的一块块稻田,将丰盈的绿色铺展开来,红瓦白墙的村庄也都在或浓密或疏朗的绿树簇拥之间,已是十分养眼。却不料到江西抚州下了火车,再乘汽车前往资溪时,那山水间的绿却是更加浓厚了,惟有高速公路似一条白练,时起时伏地穿插其间。

进到这大觉山里,更好似一下子被那绿色团团抱住,不再是忽近忽远,而是脚下的草地、身旁的竹林、松杉、香樟树,绿肥红瘦的都将人围绕着,还有山楂、猕猴桃、乌饭树和野葡萄等,挤挤挨挨地在一起,蔓延在人的身边,放眼处,高低左右都是水灵灵的绿。

细看模样又各有不同,好些都不认得,叫不出名字。好在手机下载了一个软件,有想弄明白的植物,对着它拍一张图片,立刻就得知了它的尊姓大名,还有出生地、家族血缘关系等等。这就认得了有趣的粗叶悬钩子、米饭花。

几千年甚至更长的岁月里,人与植物的关系该有多亲密,从它们的名字里就可以略知一二。比如粗叶悬钩子,这长在江西的山谷和沼泽里,以及路旁岩石间的落叶灌木,大名之外还有一串别名:大叶蛇泡竻、大破布刺、虎掌竻、九月泡……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透着人对它的亲昵和喜爱,好比叫着村庄里的顽童:虎子、狗蛋、黑娃……随口就来。

我们来到大觉山时正当6月,恰是粗叶悬钩子开花又结果的时节,密密的绿色丛林中,它绽放着白色、红色的小花朵,勾引着人的目光,走近去,就见那花托上凸现的一粒粒玛瑙似的小红果,晶莹透亮,让你只是静静地看着它,却舍不得伸手去触碰。

而那开出一串串粉白花朵的叫米饭花,又叫江南越桔,并且也还有好些别名:夏菠、小三条筋子树、早禾酸、五桐子、马醉木、南烛……,我端详着这花,也端详着它的这些说不完的名字,忍俊不禁。你看它真是风光得很,名字有洋有土,五光十色,就是过去那些爱给自己取上一些字、号、笔名的著名文人,也都没有几个能有这米饭花的名号多。

是谁给了这山间的植物这么多的体贴和称谓呢?还都是那些曾经与它们最亲近的人,山间的农民、樵夫、采药人,一年年,一天天的,多少年多少代,人对植物的喜爱和了解不亚于对自己的子孙,将自己的心情都给了它们,粗叶悬钩子、米饭花,所有植物的名字想必都是这么来的。

勤劳的人们给了植物名字,而把自己的名字埋入了大地。人与植物世代结下的情缘,原本就在这相互的感念之中,人用语言和文字念叨着它们,而植物则将果实、花朵、叶和根茎,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中意于它的人们。就说这粗叶悬钩子和米饭花,不光好看,还能治病救人,前者的根叶入药,有活血去瘀、清热止血之效;米饭花则以果入药,有消肿之效。但这米饭花却又是全株有毒,尤其那漂亮的串串白花毒性最大,亦能产生有毒花蜜,动物切切不能误食。

看来,但凡生命都有性格,温柔或强悍,内敛或外向,喜欢索群独居还是抱团取暖?动物、植物和人一样,都需要相互理会,才会相安无事。

2

大觉山的空气是甜丝丝的。亚热带湿润的暖风一年四季吹拂着这片大地,冬无严寒,夏无酷暑,阳光和雨水对此地从不吝惜,虽然已在福建的交界之处,但无台风之扰,几千种草木在安宁的氛围里郁勃生长,人们即使在最困乏的年代里,也没有对这大觉山的树木举起利斧。如今,资溪全县森林覆盖率达87.3%,而这大觉山更是达到了98.3%。

在这里,人把充足的空间留给了植物和动物。随口道来的粗叶悬钩子和米饭花只不过是其中最为平常的,这山里还有珍贵的大面积原生南方红豆杉、长叶香榧、伯乐、香果、蛛网萼、美毛含笑等濒危植物,属于国家一、二级名贵保护植物的就达40多种。它们在这南方的大觉山里,一派葱茏。

登山的路很长,但走起来并不吃力,得益于身处“天然氧吧”,人们说,大觉山空气负离子含量每立方厘米高达30万个以上,即使身手一般的男女在此也多了几分力气。山道上,果然见到一群群游人,老少皆有,健步行走而无难色。

大觉山一方存有原始森林,另一方却也人烟不断,但在那山顶的高处,建有千年古刹大觉寺,早在东晋咸和元年至唐贞观年间就已有香火,相传是由杭州灵隐寺的大觉禅师,云游大觉山修行弘法,而开发兴建的,几经修葺至今。人们不辞辛劳,一路攀沿而去,却在走近那云海蒸腾的顶峰之时,在途中见到一座巍然独立于山峦之间、高1338米、形似大佛的山峰,人称大觉者。从远到近仰视这佛山,只见大觉者昂然垂手而立,肩宽头正,体态庄严,任凭云光飞逝而一动不动,令人震撼。

就在那静谧的时刻,听到了细小但十分清晰的蝉鸣。“知了、知了。”蝉叫着。

在大觉山森林里,有云豹、黑麂、恒河猴、苏门羚、金雕、黄腹角雉、红嘴相思鸟等珍禽野兽,它们各自在天上飞、水里游、林子里跑,大多数时候,它们躲避着人类,只是与自己的族群对话,偶尔才发出呼喊和声响。只有金蝉脱壳的蝉没有任何忌讳,它在这夏日的树枝上,毫不懈怠地从早唱到晚,它仿佛是这森林的代言者。

于是,我们在走进大觉山的深处时,听到了蝉的叫声,不是一只两只,而是无数只,在这密密的丛林里,它们无忧地欢实地叫着:“知了、知了。”

大千世界,蝉知道了哪些呢?它叫得这么自信?这小小的生命在出世之前要在土里藏匿好些年,多的达17年,才从泥土里悄悄钻出来,然后爬上树去,挣脱外壳,经过一番蜕变,这才试着展开一对翅膀,开始它的吟唱。有树的地方才会有蝉,有蝉的森林就有了动物毫不掩饰的话语,至于蝉儿究竟唱了些什么?想那蝉心人心大觉者,才会“知了”。

3

资溪境内山峦连绵起伏,兼有谷地和丘陵,是由闽赣交界的武夷山脉向西延伸而来的,县境内,一条清秀的泸溪河从峡谷中自南向北穿过,而最高峰海拔1364米、东侧还有令人惊叹的30万亩原始森林的大觉山离县城仅有15公里,可想而知,与之如此近距离相伴的资溪城,该是多么难得的怡然之城啊。

与许多城市不一般的是,资溪的环城马路都紧靠山林,坐车经过时,会心生疑惑,眼前情景明明是在山野之间,浓密的灌木,湿漉漉的草地,一群鸟儿在上面踱步,但又分明看见马路一侧的灯,眨眼就亮了,光晕照着路上穿着健身服奔跑的人儿,就知道的确是市井一角了。

小城很小,平卧在山的环抱里,两三条街,一溜的小商铺、饭馆、中医诊所,卖青菜和山货的地摊,也有车,但并不行如流水,只是不紧不慢地开着,跟街上的行人打着招呼。实际上,小城虽然简单,但生活中该有的都有了,而小城拥有的未曾受到污染的环境、优质的空气,好些城市和地方极想有,可叹却没有。

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资溪,有当地人,还有浙江和其它地方来的移民,小县故事多,但从历史走到今天,千变万化之中,可贵在于全然保留了一方土地的绿色风貌。在资溪境内,森林繁茂的大觉山并不是唯一,还有马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清凉山国家森林公园、九龙湖国家湿地公园、华南虎野化放归基地等好几个国家级的生态区,都是一派绿色郁然,无疑是后工业化时代宝贵的生态资源。

多年里,当地人民小心地选择着发展的路径,唯恐伤害了大自然。曾经有企业欲投巨资在资溪兴建一大型火力发电厂,建成后会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但意识到可能随之而来的大气污染和水污染,资溪人毅然谢绝了客商。而令人称奇的是,“资溪面包”居然名扬天下。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两位退伍军人将在部队的就业培训中学会的烘焙技艺,带回了家乡资溪,从此一路创造奇迹,小面包做成了大产业。资溪森林广袤,从前既不种小麦,也没有面粉厂,但如今却有4万资溪人参与了面包经营,巧手开出的8000多家面包店,遍布全国大小城市,甚至还远去了俄罗斯,越南,香港,创造了一个个让人惊叹的劳动传奇。

在大觉山下,我亲耳听到一位资溪的企业家说起他当年从一个只有几百块钱的农民,如何靠做面包发家致富,又亲帮亲、邻帮邻地带领一个个乡亲走向富裕的故事。在做面包的资溪人中,千万元户的已数不胜数,眼下,他们兴办起大型的面包生产基地,在世界一流的现代化设备前,昔日乡村的农民身穿白色无菌的工作服,正在高大明亮的厂房里工作。资溪面包,不仅使数万农民和下岗工人走上了创业之路,造就了一大批有眼光有魄力的新型企业家,同时也留护着绿色的山林田野。

“生态立县,绿色发展”,成为资溪人坚守的理念。

在资溪的绿海之中,还有大片的毛竹、慈竹、观音竹……一层层,一叠叠,参差错落。爱竹的文豪苏轼曾吟道:“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而此处是可以骄傲的,竹和松柏铺染在大地上,那一轮高悬在清新山林上空的月亮,也就显得格外皎洁。我站在大觉山下的月色中遐想不已,又听到蝉儿的鸣叫:“知了,知了。”不由突然意会得,大觉者,大觉人也。(叶梅)

    原标题:蝉鸣大觉山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10月23日   第 07 版)


责编:王怡雯、孟庆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