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蒂西埃房企离职潮起,万科又失一员老将,成

2021-11-01 12:00 | 已有234条评论

又一位万科老将挂印而去。

有消息称,10月26日,万科成都公司执行总经理石飞提交辞职申请、准备去创业,曾任万科成都公司总经理、现任万科西南区域副总经理的冯兆臣将重新回到原位,填补石飞离任后的空缺。

万科成都公司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确认了上述消息的真实性,并称石飞本周即在交接工作。“具体交接时间不太清楚,但冯总在公司工作多年,对成都公司非常熟悉和了解。”

这是今年以来,万科又一辞任的“地方大员”。今年9月初,万科冀北公司首席合伙人、总经理鄂大鹏辞职。

房企高管频繁变动是近年来房地产行业的常态。不过,行业发展面临持续下行压力的当下,高管的离职或许不再是简单的“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万科成都的“流水兵”

从就任到辞职,石飞只在“万科成都执行总经理”的位置上待了一年半。2020年4月,石飞从万科中西部产城总经理的位置上被调任至成都公司,接替冯兆臣任成都公司执行总经理,后者则被调任至万科中西部区域公司。

在万科以及万科前中西部区域,石飞都算得上是“老人儿”。早在200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建筑学专业的石飞便以“新动力”身份加入万科,从事建筑设计管理工作,此后在万科东莞公司工作10年,任职助理总经理。

2016年后,石飞调入万科中西部区域,任助理总经理。2018年,其又出任万科中西部产城公司总经理。负责中西部产城的时候,他主导签订了多个产业大项目,在西昌、天府怡心湖、东部新区、天府新区、重庆等城市落地。位于成都成华区的猛追湾城市更新项目更是城市标杆,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地。

石飞掌舵成都公司的2020年,万科在成都也取得不错成绩,签约额突破300亿元,这是进入成都市场20年来,万科首次迈入“300亿俱乐部”。在2020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石飞表示,万科接下来在成都将围绕“客户逻辑”和“城市逻辑”两条赛道并行展开。关于“客户逻辑”,他的表述是聚焦产品和服务,锚定3年不动摇。

在万科成都公司历史上,一把手常换常新。2014年,万科成都公司总经理刘军离职,张晋元接任。2015年,张晋元跳槽至华夏幸福,沙骥临危受命。2018年3月,沙骥离职,王海武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4月,王海武升任万科集团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石飞接过万科成都公司的“接力棒”。

与前几次“一把手”不同的是,这次的接任者冯兆臣对成都并不陌生。从公开资料看,其在成都打拼多年,历任成都万科助理总经理、万科中西部区域副总经理、万科(成都)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万科中西部城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联席总经理等职。成都业内对冯兆臣也不陌生。2019年,冯兆臣当选为成都房协第九届理事会首任轮值会长。

房企高管离职潮起

沙骥、石飞的相同之处是均为万科老臣,且都在成都万科的高光时刻离职。沙骥离职前的2017年,成都万科突破100亿元销售额,取得万科进入成都18年来的历史性突破。离职前,沙骥已在万科呆了14年。

事实上,近年来,万科老臣不断出走:刘爱明、徐洪舸、肖楠、袁伯银、肖莉、毛大庆、杜晶、周彤、唐激扬等。尤其唐激扬,曾在万科服务23年。他们把生命中一段重要的时光给了万科,每个人的离职都在业内引起或大或小的震动。

高管变动不止发生在万科,而是行业内近年的常态。据时代周报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日,今年共有54家房企超过102位地产总裁级别的高管职务发生变化。另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9月份,有接近60位房企集团层面高管职务发生变动,其中离职的高管近30名,涉及万科、龙湖、佳兆业等房企。

组织架构调整是引发这轮高管变动的一大原因。如今年8月,龙湖广州公司与珠海公司合并成立龙湖广佛公司,原龙湖集团珠海公司将变成龙湖集团广佛公司珠中江事业部。原龙湖广州公司总经理沈宗荣升任为龙湖广佛公司总经理,珠中江事业部的总经理由原龙湖济南公司运营负责人王健担任。

近来,多家房企频出裁员、降薪的传闻,让地产基层员工忐忑不安,而行业寒冬期,看似光鲜的高管们似乎也并不比基层人员从容多少。在过去的黄金时代,高管们变动时还可谓“机会多,选择广”,如今形势不大相同了。

这或许是高管们离职后选择创业的一大原因。凯文猎头顾问崔富宽对时代财经称:“今年地产行业不景气,首选裁撤的是高管。主动离职的人,因为年纪稍长,又曾拿过高薪,只能去创业。”

标签